■编者按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给制造业企业带来的影响重大而深远。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陈春花指出,在商业进化的历史上,驱动增长的根本动力是技术创新,其中最重要的创新是所谓的“通用技术”,而“数字化技术是下一个‘通用技术’”。

数字化转型不仅是企业的信息化,更是解决企业数据治理、战略设计、组织变革、机制创新等一系列难题的重要路径。那么,数据时代,制造企业如何拥抱数字?广东制造业隐形冠军(南海)研究院邀请华南理工大学五位教授,从运营管理、生产制造、质量管理、供应链、营销管理五个方面,解读制造企业的数字化路径。


■核心观点

1.运营管理数字化是帮助企业脱离小作坊模式的重要契机和手段

2.它有利于企业一把手对企业战略、商业模型和供应链运营流程进行真正的反思、总结,然后带领企业再出发

3.它适用于流程标准化程度较高、数据信息积累较完备的企业

4.那些运营流程特别个性化,或者流程特别简单的企业,进行数字化需要差别定制

专家简介

牛保庄: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广东省政协委员。

摆脱“小作坊”模式

用数字化倒逼企业“自省”

南方日报:近期,广东制造业隐形冠军(南海)研究院调研结果显示,本次新冠肺炎疫情使大多数制造业企业开始更为重视数字化转型。其中,有44%的企业认为“偏流程的运营管理”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重点方向。那么,什么是“运营管理”?它包含哪几块企业行为?

牛保庄:简单说来,它的目的是通过良好的运营管理,把企业的产品或服务做出来,进而实现产品或服务的价值。那么,围绕这个工作目的,管理学上将运营管理分解为几大模块:

第一块是战略。其中最核心的,就是要将消费者需求和企业能力做一个匹配。第二块是供应链,包括了企业产品/服务设计、采购、生产、运输以及成品配送等全过程,也可以说是企业流程。第三块是营销,属于大运营管理概念。企业把产品或服务都做出来是为了实现它的价值,实现变现。第四块就是那些运营管理的支持性行为,比如人力资源、财务、基础设施如生产线,以及ERP、云技术、大数据等各类信息技术。

总结起来,企业的运营管理范畴是三个核心模块、三个支持性模块。三个核心模块是战略、供应链和营销;三个支持性模块是人力资源、财务和技术支持。

南方日报:那么,什么是“数字化运营管理”,它为企业传统的运营管理带来了哪些改变?

牛保庄:这个概念,其实就是给运营管理加了一个“数字化”的定语。但我想强调一点,这里的数字化指的不仅是数字本身,还包括各类数据,既有像1、2、3也就是阿拉伯数字组成的结构化数据,也有大量的非结构化数据。

那么,做“数字化”的运营管理,就是要把企业在战略、生产、供应链、营销、人力资源、财务等各个方面的各种数据搜集起来,存储在云计算或服务器里,通过各种算法去挖掘、处理成为对企业运营管理有用的信息,进而帮助决策者实现科学决策和智慧决策。因此,管理学上我们也称它为智慧运营。

南方日报:对于制造业企业而言,实现运营管理数字化有哪些重大意义和作用?

牛保庄:我认为这里至少有三大重要意义。

第一,它能够显著提升企业的现代化和规范化程度。特别是小微企业,实现运营管理的数字化,能够帮助企业脱离小作坊进入现代化企业规范运营模式,增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否则企业再干50年,也还是一个小作坊。

第二,就是它有利于企业一把手对企业进行真正的反思、总结,然后带领企业再出发。因为,运营管理数字化工作,既涉及到企业顶层设计层面,也包括了生产、供应链、人力、财务等方方面面,对于企业一把手而言,这是一个反思、学习的好机会。

第三,是它可以让企业同时拥有和政府政策、市场消费者互动、融合、共振的机会。现在从中央到广东省、市,数字化发展的政策红利不断显现,消费者对数字化的期待和诉求也越来越高,企业可以利用这一时机与政府、消费者形成良性交互。

单个企业无法完成数字化

依赖上下游企业协同

南方日报:疫情影响下,大部分企业认识到了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性。你认为中小微企业在开展运营管理数字化工作前应当做好哪些准备?

牛保庄:不管是什么企业,在开展数字化转型的时候都要充分认识两件事:

第一件是思想上的,“运营管理数字化”是一把手工程,需要强有力的一把手来组织带动,企业绝不能仅仅只是安排某个部门来牵头推进。

因为这项工作涉及到企业战略、供应链等企业全方位调整,还涉及到原有人员权责的调整。这需要企业创始人、管理者及中层管理形成共同认知,共同树立数字化的自我修养。当然,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的确有企业负责人自己无法强力推行工作的情况,那就需要找专业权威机构来背书、引导,否则这项工作肯定做不好。

第二件事,就是企业管理者要明白,数字化转型还依赖于供应链上下游企业间的配合。就数字化转型而言,这不是一家企业做完就能实现的,它需要在供应链上下游企业间实现一个大致的协调关系。否则仅仅是一家企业做到了数字化转型,水平过高或者过于个性化,与供应链上下游企业的水平无法对接,没有太多现实意义。

所以,针对中小微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较好的方法是进入一个有着强大核心企业的供应链中,由核心企业主导供应链整体的协同发展。

比如,宝洁公司与宝供物流的案例,宝洁进入中国市场后,选择宝供物流作为其第三方物流合作企业。随着宝洁公司业务扩大发展,宝供物流为不断满足宝洁需求,开始设计并实施物流管理系统,整合物流供应链。随后,双方合作共建了信息技术系统以帮助宝洁实现仓储和运输等关键物流信息的实时网络监控。

南方日报:中小微企业在开展数字化过程中,还应当注意哪些事项?

牛保庄:首先,由于中小微企业资金不如大企业宽裕,因此一定要量力而行,在做运营管理的数字化转型前,要计算好资金量,衡量好投入产出比,不要盲目投入。

其次,要梳理好现有的流程。如果一家企业的产品或服务非常的个性化,或者反过来,生产流程非常简单,那数字化需要差别定制。在现有的流程已经非常标准化,且比较容易固化的情况下,将其通过数字化来凝练到某一个系统上才比较有意义,提升企业效率,与上下游对接。

同样的,一个快速发展、快速变化的企业也较难做数字化,因为可能今天刚“固化”下来,明天流程就变了,这会造成成本浪费。

三是数字化的转型一定要重视市场。现在是互联网+的时代、买方时代,企业必须要实现对消费者的洞察,提前对消费需求进行研究,进而做出更超前的判断。所以企业在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要更重视和消费者的互动。

缺人、缺钱、缺技术

怎么在“三缺”下推动制造业数字化

南方日报:佛山是中国制造业重镇,您认为政府可以在哪些方面为制造业企业开展运营管理数字化提供支撑?

牛保庄:隐形冠军研究院近期的调研发现,制造业企业在数字化转型上面临着缺人、缺技术、缺资金的“三缺”问题。这“三缺”是普遍存在的,但我认为,要解决的并不是“三缺”问题本身,而是在承认“三缺”较普遍较长期存在的前提下,我们如何推进制造业企业数字化转型。

我们要充分理解,企业开展数字化行为是一项市场行为,一项专业的行为。就像我刚才说的,企业是否要开展数字化,这是和企业自身、供应链上下游间的情况相关的,并不是“政府给钱,企业就能做”的。因此,在这个领域上,政府较难直接介入,也不方便大包大揽。

较为正确的做法是,政府在市场化行为的外围进行方向引导和制度设计,影响这个数字化转型生态。我认为有两点可以考虑:

一是推出引导性方向性文件,努力进行营商环境优化,鼓励制造业企业重视数字化转型,以企业自主性推出配套的转型策略和工作方法。政府应有一定的补贴和基金扶持,但一定要避免洒水型补贴,最好有的放矢,奖励优等生,引导优等生扶持落伍生。

二是扶持、培育数字化转型服务咨询业。用培育服务产业的方式,带动制造业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也就是通过培育市场生态,让专业的机构提供专业的服务。他们有动力和激情进行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的对接、培训、洽谈、梳理等各种工作,进而提出针对性的转型方案。

(消息来源:南方+)